国际看点 2022-11-12 09:50

布鲁塞尔(美联社)——在世界各地,各国为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牺牲的士兵默哀,举行庄严的仪式,从停战日起,俄罗斯在乌克兰战争的轰鸣声再次表明,和平往往是难以捉摸的。

在一个世纪多一点的时间里,欧洲大陆已经爆发了两次世界大战。自2月24日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来,伤亡人数估计在20万左右,这让人们对过去战争的恐怖记忆犹新。

他说:“自1918年以来,我们纪念停战日,并向那些为我们带来和平而服役的勇敢的男男女女们致敬。然而,就在我们今年向我们的军队致敬时,这种和平却被俄罗斯侵略者打破了。”“在我们向过去的战争亡灵致敬的同时,我们也铭记乌克兰今天为自由而战。”

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开始,这种想法在全球范围内得到了回响。在1918年11月11日结束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停战纪念日那天,这两个国家的黎明最先到来。

澳大利亚人送来的花圈和鲜花上,刻着“唯恐我们忘记”的金字,刻在了悉尼纪念碑的Moruya花岗岩上。

澳大利亚总理安东尼·阿尔巴内塞说:“我们必须永远记住在我们最需要的时候保卫我们国家的勇敢的男男女女,他们做出了最大的牺牲。”

澳大利亚人与来自新西兰和加拿大、南非等英联邦其他地区的士兵一起参加了1914年至1918年的欧洲战争,使之成为第一次真正的全球冲突。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法国、大英帝国、俄国和美国的军队与包括奥匈帝国和奥斯曼帝国在内的德国领导的联军展开了对抗。近1000万士兵死亡,有时一天就有数万人死亡。

几十年来,在欧洲,这种大规模屠杀的重现似乎是不可能的,但乌克兰城市和农村的景象让所有人重新思考。

停战日在美国被称为“退伍军人节”,从比利时西部弗兰德斯的最小墓地到巴黎的香榭丽舍大街,再到无数的街道和办公室,人们都在纪念这一天。

伦敦劳合社(Lloyd 's of London)的城市工人几乎以军人的严格姿态,站在总部的六层楼里纪念这一天。

在巴黎,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向凯旋门下的无名战士墓敬献花圈。随后,马克龙将出席一年一度的巴黎和平论坛,主持一场辩论,主题是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战争如何考验上世纪世界大战后盛行的普遍主义和多边主义思想。